思念楼诚的小号

永远的楼诚

【楼诚】五洲图录【引子】(玄幻AU,涉及多衍生CP)


嗯……
怎么说呢?
我给自己挖了个看不见底的大坑(扶额)
完全没写过玄幻,更不擅长古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只能说是个尝试吧……
ooc是很有可能的,私设是很多的,具体会有哪些衍生我也不知道,剧情到底怎么走向我也不知道,反正,一切均是未知数,一切皆有可能。
这次估计做不到日更了,努力达到周更或者两三天一更吧……
世界观取了一些《12国记》的设定,不过只有开头引子里带了一点,后面基本没有关系了。
——————————————————————
引子

五洲之内有黄山,黄山之上有桡木。

桡木每结胎百年而生一兽,或曰麒麟,或曰貔貅,或曰睚眦又或九尾,林林种种不得而知,何时结胎全凭天运气数而定。

女妖加猸围绕着桡木已经转了三天。她有些不耐烦地甩了甩自己的豹尾巴,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这次的神兽结胎才五十多年,却就快要破壳而出了。作为桡木的守护女妖必须一眼不差地盯着,以防出了什么岔子。要知道五百年前结的胎就在出生前被人界修士生生从桡木劫走过!当时整个妖界震怒,跟人界大打出手,可惜自女娲陨落后,妖界式微,大妖已经不能多见,神兽更是难得,所以最终也没能在人界找到丢失的那一个胎。

可是五十年前的某一天,突然紫气东来,红云万丈,整个黄山的气脉被桡木所抽取。原本光秃秃的树枝上竟然突然多了一个胎,半透明的胎壳里俨然竟是一个人影!

桡木上的胎都会生出神兽,虽然神兽可化人形,可是那也得是诞生许多年以后的事情了。从胎里开始就是人形的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更何况这个人形的胎比以往都生长得快,竟然才五十年便已摇摇欲坠,势要破壳而出。

所以越是接近此时加猸越是不敢掉以轻心。她垫起自己的鹰爪,伸长手臂去抚摸琥珀状的胎壳。胎壳下有力的心跳让她略微安心。

“中君,请您一定要平安诞生!”她亲吻了胎壳,满怀着母性的爱意。

所有从桡木诞生的神兽都被称为“中君”,由她从出生起抚养到化形,说她是中君们的半个母亲也并不为过。

终于,在第一缕阳光照在胎壳之上时,整个胎脱落了下来,胎壳散成无数个碎片,闪如星辰。而桡木的枝叶迅速地结成了一张柔软的网,轻轻接住从碎壳中掉落的身影。

“恭贺中君新生!”加猸发出一声高亢的鹰啼,伏下身问安。

刚诞生的人影睁开了双目,那是一双跟所有中君相似的圆润鹿眼,黑白分明,璀璨生辉。即使加猸还不知道他的原型,也一眼就能肯定他绝对是众神兽中的一员。

他看起来与其他神兽诞生时差别太大,一落地竟然是青年的形态,然而那双眼睛却十分清明,桡木给他的传承记忆想必已经在他脑海之中。

“加猸……”他冲着伏身的女妖问安。
“好久不见,又或者该说,终于见到你了!”

加媚惊讶地抬头,转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热泪盈眶扑入青年的怀抱大哭:“您就是当年被偷走的那位中君!您终于回来了!”

青年温柔地抚摸她抖动的翅膀,许多年以前,当他还是一个朦胧的意识时便能看到这位尽职尽责的女妖守在他身边,每天为他唱歌,陪他说话。后来他在破壳之前被人夺走,失去了那一段记忆,等到再次醒来,又看到了她熟悉的身影。

“中君归来,还未问您的名字呢!”加猸擦了擦眼泪,笑了起来。每一个中君都有上天赐予的名字,是他们从胎中带来的。

青年愣了一下,仿佛陷入了某种迷茫中,他的名字是……有什么人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低沉婉转,仿佛某种弦乐的低鸣,可是他却听不真切……他动了动嘴,最终说:“诚者,物之始终。加猸,我叫诚!”

女妖欣喜万分,将他牵起来,高呼:“恭迎诚君成为黄山新主!”

一时间黄山之上万兽齐鸣,恭贺新的神兽正式降临。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154)
© 思念楼诚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