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楼诚的小号

永远的楼诚

【楼诚】【ABO】分化期——上(又名我怎么知道我的弟弟是omega!?)


 【这只是一个文风测试】
 写在前面的话:
ABO这个背景写楼诚我觉得其实挺难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直奔肉文而去,又或者娘化omega一方。当然也有写得很不错的文,例如我正在看的几篇。突然就想做个测试,看看我笔下的楼诚放到ABO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本篇跟与子同归无关,算是一个平行世界的吧😂】
 很有可能ooc,关于abo有私设
 我也不知道我会写成啥样😳
 这只是一个小短篇

       明家对于明诚是omega这件事其实是完全没有概念的。

       毕竟现在的社会里omega简直跟稀有动物一样,即使有也早就被收入到顶层人物的深宅大院了。人类目前的主流性别都是beta,连alpha都属于罕见性别。

       在普通老百姓眼里,A或者O都属于传说,类似于童话故事里王子公主那种。明家比普通人了解得稍微多点,那是因为明楼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alpha。可是对于omega他们却是全无概念的,要不然明镜也不至于会心大到让15岁的明诚跟着明楼孤A寡O的一起坐船去法国。

       一般来说性别的分化期在12-14岁左右,只有少数人会拖到16岁。当然beta是不存在什么分化的,基数最多的普通人生出来是男是女早就定了。一辈子没听说过什么发情期,抑制剂的人也多的是。所以这真的不能怪明家大意了,毕竟明诚因为童年被虐待过,身体发育比一般人稍微晚一些,过了14岁都没见分化的动静,于是全家人理所当然的也把他归到beta里去了。

       结果,这个大意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以至于多年后明楼回想起船上那段生活还会脸色发黑。
       

      “大哥,今天晚上头等舱有舞会,咱们去吗?”明诚拿着一张传单走进套间里。他跟明楼定了一个头等舱的豪华套房,套间有一个开放式的厨房,一个带吧台的小客厅,外加一层半挑高的卧室。他平时睡一楼那个巨大的沙发床,而明楼睡二楼的大床。

      明楼正坐在落地窗前看着海景喝着茶,十分惬意。听到明诚的话,转过头来看了看传单。他笑道:“你是看上面写了酒水食物免费,所以才想去的吧?”

      明诚脸一红,有些被看穿的窘态。摸了摸鼻子承认道:“上面写了有法国生蚝,听说个头特别大特别鲜,我想试试嘛!上海的生蚝都没见过这么大的。”

      明楼很想说,法国生蚝当然是在法国本地吃最新鲜。可是他看着明诚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瞬间就觉得管他是哪的生蚝呢,反正明诚开心就好。于是点了点头:“行吧,那咱们晚上去参加舞会。”

      舞会上,明楼很是受船上贵妇小姐们的青睐,一堆一堆的美女围着他转。毕竟船上这么帅的男人不多,同时还是一个明显优质alpha的更是凤毛麟角!

      明楼觉得自己脸都要笑僵了,觥筹交错的也不记得喝了多少,舌头都有些麻木了。船舱的大厅有些闷气,他忍不住松了松衣领,不经意间,龙井茶味的信息素就飘散到了空气中,引起了舞会上另外几个alpha的不满。

      毕竟,不在发情期的alpha在公共场合随意释放信息素是很有圈地示威嫌疑的。

       现场又没有omega,你释放给谁闻呢!

       其他alpha们通通翻了个白眼,纷纷用屁股对着他,也不甘示弱的示威性地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啊——切——!”明诚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不过这并不当误他又塞了一只肥美白嫩的生蚝到嘴里。怎么突然空气里多个这么多奇怪的味道呢?他鼓着腮帮子腹诽。

       抽了抽鼻子,他仔细辨认了一下,芒果味?大蒜味?雪茄味?辣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谁会用这么奇葩的香水?他无意识地边吃边跟着味道走,突然有一抹龙井茶的香味飘了过来。咦?这个好好闻!他脚下一顿,顺着这个味道走过去,却看到明楼正陷入一群女人的包围里。

       “大哥!”明诚端着盘子喊了一声。

       明楼看到他喜出望外,连忙找借口脱身过来。

      “你吃饱了没有?吃饱了我们回房间吧?”明楼用手帕拍了拍自己身上被美女们蹭到的香粉。

       明诚还在致力于咀嚼,只点了点头。他觉得那股龙井茶的味道更浓了,用力嗅了嗅,发觉好像味道来源于明楼身上。

      于是他凑近明楼的脖子,用力吸了吸鼻子。嗯,真好闻!

      “大哥,你什么时候换香水了?这个龙井茶味的真好闻!”

     明楼被他近距离用呼吸拂过颈项,有些不自在,一种酥麻的触电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于是他后退一步,清了清嗓子:“我没换香水啊,你不是下午看着我喷的吗?”

     等等……龙井茶!?明楼一个激灵,他自己的信息素不就是龙井茶味的?!

      他脸色突变,阴晴不定地看向一脸无辜的明诚。小心翼翼问道:“阿诚……你除了龙井茶味,还闻到什么味了?”

      明诚皱了皱眉,抱怨道:“空气里刚才突然就多个许多奇怪的味道,什么芒果啦,大蒜啦,对了,竟然还有辣椒味!最近是流行什么新牌子的香水了吗?也太另类了些吧!”

      明楼的心都坠到了谷底。他白着脸,一把抓过明诚就走。心里急得快烧起来!明诚即然能闻到alpha的信息素味,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他也是alpha,二,他是个omega。可是一个alpha对另外一个alpha的味道天生就会有排斥性,所以他不可能会觉得自己的味道好闻。所以答案显而易见的——明诚是个omega,而且正在进行分化!

     在这封闭的海上航行旅途中,一个正在分化的omega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除非把他扔进海里,否则全船的alpha都会寻着味道而来!就算alpha罕见,可是这一船几千口人里,百十来个alpha还是存在的!一想到百把个发狂的alpha四处围猎明诚,他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明诚一脸懵懂地被明楼拖回房间,他被明楼惨白的脸色吓到。

      “大哥,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了?”

      明楼看着他有些抓狂,他知道明诚肯定是没上过啥生理卫生课的,对AO的概念估计还不如明台知道的多。于是踌躇了一下,开口道:“阿诚,你知道我是alpha对吧?”

      “知道呀,怎么了?”明诚一脸的问号。虽然说alpha不多,可是他一开始就知道明楼正是其中之一,而且学校里也见过几个alpha的老师和同学。不过他并没觉得alpha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有一个alpha同学还是他的手下败将呢,也没见有传说里那样厉害。

       “你刚闻到的龙井茶味……是我的信息素。”明楼一脸复杂地看着他,“你觉得讨厌吗?”

       “怎么会!”明诚瞪圆了眼睛,“大哥的味道特别好闻啊!”

       “可是,alpha的味道beta是闻不到的……”

       “所以?”明诚眨巴着黝黑水润的圆眼睛看着明楼。

        “这世界上只有A或者O能互相闻到彼此之间的味道。”

         “一个alpha,不可能觉得另外一个alpha好闻……”明楼补充了一句。

        明诚听着听着张大了嘴巴:“所以……你是说……我是omega?!”

       这消息于他太过惊悚了,无异于有一天你的父母突然告诉你说:“孩子,你大了,我们得告诉你,你其实是只企鹅。”

        明诚花了好几分钟来消化这个消息。他甚至有些怀疑:“我以前怎么没闻到过?”

       你要以前就闻到过还能这样毫无准备的放你出远门吗!明楼内心腹诽。他扶了扶额头,感觉自己似乎有些神经衰弱的征兆。

      “你之前一直都没进入分化期,所以我们都以为你是个普通人。你现在能闻到是因为你正在进行分化!”

      “那……那我是不是会有麻烦?”明诚敏锐地从明楼的反应中察觉到自己似乎不妙。

       明楼皱着眉头,沉思着来回踱步兜着圈子,一直走到第十圈才停下来。

       “总之你先不要出门了,我一会去餐厅拿些粮食,在你分化期结束前我们都自己开伙算了。反正离到法国还有不到一周,忍过去就好了。你,千万千万不要出门!懂吗!?被omega引诱进入发情期的alpha不是你能想象的狂躁!”

        明诚郑重的点了点头。

        然而第二天晚上,明楼就见识到了omega的威力!

       一开始明诚还没有分化完全,所以信息素的味道并没有释放出来。等到第二天晚上,明诚开始发烧。少年迷迷糊糊的,红着脸在床上打滚。明楼想过去安抚都不敢,空气里被强烈浓郁的奶油核桃味儿填满,又香又酥,他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生理上都被撩拨到饿得不行了!即使连吃了三块奶油蛋糕也没法填补。

       要命了啊!这真是!

       然而他看明诚这么难受,心里到底还是担心,只能捏着鼻子靠近他,想给他喂点水喝。可是信息素的味道并不是靠嗅觉传播的,更类似一种神经元产生的生物电流。所以捏着鼻子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来,阿诚,喝点水会好受点。”他将少年搂到怀里,将杯子递到他嘴边,少年因为发烧的缘故,嘴唇艳红艳红的,被雪白的瓷杯一衬托如樱桃一样娇嫩。

      明楼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对自己说:“淡定,明楼,这都是信息素的干扰!要是连你都稳不住那可就真麻烦了!”

      明诚勉强睁开眼睛望向他,那双黑亮的圆眼睛此刻已经烧得泪水盈盈,眼尾泛着桃花红。

      “大哥……抑制剂……”他知道明楼身为alpha是随身带着抑制剂的,就是怕出现自己一不小心进入发情期无法自控误的情况发生。

      明楼仰天长叹!他也想啊!可是他昨天悄原悄问了船上的医生,装作好学求知地套了半天话才知道,第一次分化期是不能用抑制剂的,不然会对身体留下严重影响。

      “分化期而已,不用那么紧张!烧退了就好了。”当时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

      特么!他怎么就忘记问分化持续的时间了!明楼恨不得饶墙,奶油核桃味在不停撩拨他的神经末梢。怀里的明诚乖巧柔弱得像一块美味的奶油蛋糕,还是核桃陷的!

      “大哥……我好难受……”明诚在他怀里拱来拱去,明楼的龙井茶味清香淡雅,此刻对于全身发烧的他来说简直就像一股清风。凭着本能他凑近明楼脖子上的腺体,轻轻舔了一口。

      明楼瞬间跟炸了毛的猫似的,一蹦三尺高!

      一个omega去舔一个alpha的腺体,这简直跟性骚扰差不多了。

       关键是他刚才差点就忍不住了!这世界上omega本就稀缺,大部分的alpha其实都是找个beta将就过的。他也从来没指望自己能找到一个适合的omega,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个omega搂着脖子性骚扰,而那个omega还是他弟弟!
        
        这都已经不是童话剧而是魔幻剧了!

       他决定再去找医生问问,看能不能有什么缓解的办法。于是他将明诚的手轻轻拨开,让他好好躺下,然后在他耳边嘱咐:“阿诚,你忍忍,我去问问医生有没有药或者别的方法让你能轻松点,我自己带了钥匙的。记住了,千万不要开门,谁来了都别开,听到了吗?”

       说完他给明诚盖好被子,将船舱的门反锁。

      明诚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外面有敲门声,他想起明楼的话来,勉强坐了起来。

       “谁啊?”他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正常。

        外面安静了一会,一个陌生的男声响起:“我是服务生,先生,您点的饮料送过来了。”

        明诚瞬间警醒,他根本没点饮料。大哥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人送饮料来。

        “你搞错了,我们没有点。”

        “先生,是免费赠送的。”那人不依不饶继续说道。

         明诚觉得他更可疑了,强硬道:“我们不需要,谢谢。而且我们已经睡下了,请不要再敲门了!”

        外面安静了片刻,然而接下来的声音让明诚头皮发麻,那人竟然轻笑一声,掏出钥匙来准备开门!

       他一个激灵跳起来,忍住脚软,迅速躲进浴室里头将门反锁。

       怎么办?他彻底慌了神,要是平时,他不说对付个把alpha男人,起码拖到明楼回来是可以的。可是现在他腿脚发软,根本使不出力气来。而且他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感,那人进来一定会对他做出很可怕的事!

       门被轻轻推开了,男人的脚步声走进来,空气里突然多了一种强烈的樟脑味,明诚忍不住发抖。他如果再多一点生理知识,就应该明白了,这是alpha为了捕获omega而在释放强烈的信息素威压。

      “真是没想到啊,这一趟竟然能遇到一个刚刚分化的omega!宝贝儿,出来吧,我会带你进入全新的世界!”那人淫笑起来,声音听得明诚只起鸡皮疙瘩。

      明诚强忍着颤抖和腿软,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能慌!冷静!大哥一定不会走太久,他肯定快回来了,自己只要能拖住这个家伙一会儿就行。你可以的,明诚!他对自己说。

      明诚飞速地思考了一下,浴室里唯一能躲人的地方只有浴缸。于是轻手轻脚摸过去,路过洗漱台的时候顺手把明楼的刮胡刀拿到了手上。

      他躺进浴缸,将水龙头打开,冰凉的水冲洗在他身上,让他更加清醒了一些。

      浴室的门口已经传出那个男人的撬门声,明诚此刻只能祈祷头等舱套房的雕花门门坚持的更久一点。

      然而对于alpha来说,一个小小的浴室门算的了什么?那个男人几乎不费什么力就将门锁撬坏了。

      他弯着嘴角冷眼打量浴室,目光锁定在浴缸上。哦!真是个淘气的小宠物呢!味道真不错,绵软的奶油核桃味甜而不腻,很是能勾起alpha的食欲,各方面的!他邪恶地笑了起来,一步一步走近浴缸。

      当他看到浴缸里躺的少年不由再次感叹自己撞了大运!如此精致漂亮的脸蛋就算在omega中也不多见!少年此刻晕在浴缸里,紧闭着眼睛,分化期的高烧让他脸颊嫣红楚楚动人。水流过他的身体打湿了身上的衣物,白色的衬衣变成了半透明状紧贴在他纤细的身体上。男人不由得加重了呼吸,看来这孩子想用冷水来让自己清醒,可是没挺住晕过去了。

       “别怕,宝贝儿,等我标记了你,你就再也不会受这种痛苦了。”男人得意地笑了起来。弯腰去摸明诚的脖子。

下篇

评论(24)
热度(248)
© 思念楼诚的小号 | Powered by LOFTER